您当前位置:福建省121地质大队门户网站 >> 新闻资讯 >> 国土资源 >> 中国矿业网 >> 中国矿业报 >> 浏览文章

让钻探造假者无处藏身

[添加日期]2015-3-4 14:45:44   中国矿业报 刘艾瑛   【字体:

    在新疆一处崇山峻岭之中,一支由山东省莒县籍、沂南籍人员组成的钻探队看似正在施工。尽管钻机还没有打到相应深度,但在这些施工人员的床下,以及蓄水池内、钻杆堆底下却早有了钻孔相应深度位置的岩芯。这支钻探队是在为一家新疆矿业公司钻探施工,而以上便是该公司负责人在视察自己矿区时看到的。
    勘查区大多在崇山峻岭的深处,条件非常恶劣。地质人员跋山涉水,为了找矿一丝不苟、执着敬业,找到了铁、铜、金、铅、锌等大量矿产资源,令人十分敬佩。为了提高勘查程度,业主通过招标确定了钻探队伍,进行钻探施工。但是,有些钻探施工队却用外来岩芯代替自采岩芯,或是直接在地表岩石取岩芯,冒充实际钻探岩芯。对此,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由于勘探地点在崇山峻岭的深处,且人迹罕至,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监管难,或是一些监管盲点。一些不守诚信的人恰恰是利用大山的遮挡,以及勘查区远离人烟的特点,恶意进行钻探造假,用瞒天过海的手法欺骗业主。
    据一位深受钻探造假之害的公司负责人介绍,这些人打的是钻探的名义,实际干的却是蒙混欺骗的事情。他们甚至不惜采用各种诈骗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钻探队虽然仅是少数,但是危害极大,破坏了整个地质勘查市场的诚信交易环境。
造假手段策略不断翻新
    打钻,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力气活儿,而是一个有着很高技术含量的专业。全国许多地质高等院校都设置有探工系,还走出来过一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据业内人士介绍,一家业内知名、信誉很好的地质队自有钻机数量也不过20多台,其他的钻机全部是外协单位所有。并且,这些外协单位的钻探工作全部被纳入该地质队规范管理。而一般的地质队通常也就只有几台钻机。
    据一家新疆矿业公司负责人介绍,在一些地质钻探造假窝点,一个村就能有数百台钻机,一个县更是有多达万余台钻机。他们之中,有些人是刚刚放下锄头,就直接拿起了钻机,且这里面多数是当地的农民。
业内资深人士指出,这万余台钻机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可以承接全国80%以上的钻探工程。没有专业技术,怎么可能打好钻孔?怎么可能勘查出真实的地质情况?这样的钻机和从业人员的数量,都不是一个能让人振奋的数字,而是足以令人忧心忡忡,甚至感到后怕。
    说起钻探造假,中国矿业联合会高级资政刘益康义愤填膺。因为像他这样的专业人士都不免深受钻探造假之害,就更别说没有地质专业背景的投资者们了。为此,他还系统地梳理出了各个环节的造假手段。
    从近年来媒体曝光的事件看,除去因技术素质不高、责任心不强、人员资金不足和管理不到位等造成的地质工作质量下降问题,仅矿产勘查故意或恶意造假的例子,就有以下几方面情况——
    假项目:张冠李戴,换个名称,挪挪坐标,文字部分用电脑粘来贴去,又是一个项目。
    假异常:核实分散流异常,随机抽一条沟重采样,对图找不到油漆写的采样点,分散去找,陪同者在丛林后突然高喊找到了,在这里。仔细观察,红油漆鲜亮潮湿,是刚写上去的。
    假槽探:在检查一个见矿不错的槽探时,爬上山,GPS定位之后,举目四顾,青青的一片草地,却从未动过土。
    假钻孔:矿带很长,只打了3个孔,品位厚度都不错,矿带的找矿潜力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甚至想赞叹一声“好项目啊”。立项的评审专家大加赞许,签字画押,后来发现该矿区已打过20个孔,白眼和矿化孔已从图上抹掉,既有抹钻孔术,也有画钻孔术。
    假样品:有一台钻机,在一个品位厚度都不错的民营小矿上的同一位置不停地打钻,收集岩芯,给小矿主付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钱后,可以将岩芯带走,再卖给同一成矿带、同一矿床类型正在勘查的探矿权人。这些探矿权人再 在自己正在轰鸣的钻机旁,慷慨地请探矿权的买主采点他们的岩芯,自己去化验。
    假品位:在一个砂金勘查现场,砂钻取上来的样品放在样桶中,神秘人物用两个手指往桶里轻轻一捻,放点“精料”,旋即悄然离去,淘样工才开始淘洗。
    假矿体:南方某省,矿业权人声称拥有大型金矿,图件上是一个石英脉型金矿,几千米长的矿脉,个个槽探见矿,品位厚度非常稳定。由于地质知识欠缺,图上造矿的造假水平尚属初级阶段,人造大矿体露出了“狐狸尾巴”。
    假厚度:改改原始编录即可,在电脑上敲敲鼠标就可以搞定。
    假长度:本不该连的矿体,大笔一挥,连接起来,一个长长的矿体就诞生了。
    假图件:图件一摊,又是一个新发现的矿床,激动之余,忽然觉得这张图非常之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为什么这个矿从甲地搬家到了乙地?张家庄矿区变成了李家庄矿区?
    假报告:有了前面的系列作假,地质资料的造假、失真,描述探矿权价值的地质报告自然也不可能是真实的。
除了数字造假,在实际操作中勘探造假的源头是钻探造假,这也是勘探造假的初级阶段。一些没有地质勘查资质的钻探队,也就是草台班子,为了揽工程,获取高额利润,将人员临时拼凑在一起,到处打“游击战”,组织非常松散。这些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安心打钻,带上自己的钻机设备只是做个样子,或是用取样机现场地表自制加工岩矿芯,代替钻孔深部实际岩矿芯。更有甚者用异地购买(或偷盗)的岩矿芯代替实际交付的岩矿芯,伪造工程量(钻探进尺)。
    钻探造假者自知所作所为总有一天会被揭穿,甚至有了一套自己的应对策略。当被揭穿后,他们通常一脸愁苦地对甲方单位说:“我们是农民,不太会打钻,打的不合格,但你们也见到矿了,能不能给我们结算时少扣点钱。”造假者一边打“悲情牌”,一边开始拉拢甲方验收人员,表示愿意多结算一点给验收人员。如果甲方验收人员想着反正也已经见到矿了,公司不会吃亏,自己多拿点钱也就心安理得了,那么就大错特错了。这其实是造假者一步步设下的圈套,甲方验收人员见到的所谓“矿”其实也是假的。如果造假者这一招也被揭穿,造假者则会开始依靠当地老乡的关系,想方设法寻找保护伞,通过歪曲事实的方式,寻找一些退休的官员帮他们摆平各种关系。
造假者因为经常被人告到法院,所以在长期打官司的过程中,也积累了一些逃避责任的经验,知道一旦承认了造假事实就意味着坐牢,所以即使全部证据摆在眼前,也死不承认造假。耍赖,成为了他们的最后一招。有时,一些勘查现场虽然还没有打钻,却有了岩芯,造假意图非常明显,但即使报案了,如果没有抓到正在造假的证据。公安人员抓了这些人48小时之后,也只能放人。
    此外,一些造假者还聘请律师,专门替他们打这类官司,同时研究造假所涉及的相关法律。这些造假者更善于钻法律漏洞,会采取多种手段规避法律责任,因此打击这些人钻探造假的难度更大。比如,3个人组成造假团伙,以其中一个人的名义注册公司,以这个公司为外壳,3个人一起进行钻探造假。东窗事发后,这个公司会被有关部门清查关闭。关闭之后,这3个人再依次分别用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注册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钻探造假。即使这3个人使用自己名字注册的公司全部被查封了,他们还可以再用七大姑、八大姨的名字代为注册,进行新一轮造假。根据承揽工程量,这些人既能临时组团,又能各自单干,或再牵头组成新的造假团伙,像蟑螂一样,繁殖力极强。来来去去就是这些人造假,虽然是少数,但对勘查市场却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抹黑了真正钻探工作者的形象。
    造假行为严重扰乱勘查市场
    前些年在矿业权市场上,矿业权的升值刺激着业主投资矿业的热情,同时也让一些人在利益面前不惜铤而走险。这些人没有相应的资质,更没有专业技术和设备,但冒充地质勘查工作人员,也做起了勘查,挖空心思出储量,甚至为了达到预定目标直接造假勘探。这从根本上违背了找矿的初衷。
    提起造假者,一家深受其害的矿业公司的老总是恨之入骨。这位老总说,自己已经花费了巨额资金,比任何人都希望找到矿,找到好矿,最不愿意看到的是本来以为很好的钻孔结果是一堆废孔。但当他在井台上看到钻探造假的全部证据时,似乎明白了一切。自己再次验证了打过的钻孔,结果证明这些钻孔一文不值,与造假钻探队所说的截然不同。
    这家矿业公司的负责人说,由于钻探造假,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5000多万元。如果再加上修路、硐探等费用,间接经济损失高达数亿元。而且,这严重误导了公司找矿勘查的方向,耽误勘探工作3年之久,使公司错过了前几年矿业的高潮期、错过了探矿权交易的黄金期。
据    他们了解,从2010年起,这伙冒牌的钻探队在新疆,尤其是南疆的喀什、克州、和田、巴州、阿克苏、吐鲁番等地区承揽施工了很多钻探工程,全国多个省份都有其钻探工程,并且他们的造假手段开始呈现出职业化特点。他们的钻探造假严重扰乱了矿业市场秩序,给整个新疆地区的地质勘查和矿业开发带来了巨大的风险,严重损害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给社会带来了严重的不稳定因素,使不少投资者对在新疆投资矿业产生担忧。
    刘益康认为,用了造假的勘查资料,这就像一颗未引爆的炸弹。当竖井下去、坑道到位时,它才会爆炸,使上亿元的矿权不能达产,采不出矿来。这样的损失是巨大的,而且这种行为明显是一种欺骗行为。
    为获取暴利,一些冒牌钻探队伍更是形成了造假产业链,并且各环节分工明确。其中,一些人在外面靠压低价格恶意竞标,挂靠有资质的单位虚假竞标,以低廉的价格竞标承揽钻探工程,揽到工程后,再临时拼凑施工队伍。这些人的组合不固定,既没有管理经验,也没有技术骨干力量,所承揽的钻探工程基本上也都是靠造假蒙骗获取暴利。
    据了解,这些人常年流窜到各省区造假,一些深受其害的省区早就对他们下了驱逐封杀令。青海省甚至为了驱逐这些造假者,曾专门下发红头文件。但是,这些造假者改头换面之后,继续弄虚作假,坑害矿山企业。他们的流窜性也增加了打击治理的难度。
    还有一些造假者不仅在国内造假,甚至还跑到国外造假。2011年6月,在加拿大多伦多交易所(简称多交所)上市的一家中国公司被曝出造假丑闻。面临信任危机的不仅是该公司,受其连累的还有在多交所上市的其他中国企业。所有在多交所上市的中国企业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加拿大当地监管部门更为严格的调查。这件事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多交所对亚洲新兴国家矿业公司的上市实施了更为严格的审查,尤其对中国矿业公司的审核堪称“苛刻”。这件事对中国企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此后3年,加拿大多交所再也没有批准任何一家中国公司上市,中国公司在多交所的上市整整搁浅了3年之久。
    刘益康认为,数据资料的真实性是商业性矿产勘查的核心问题。现在商业性勘查市场上的一些矿产勘查资料失真、缺乏代表性,已经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故意造假。虚假勘查数据将会搅乱市场,严重损害投资者的利益,并将对商业性矿产勘查市场造成致命的损害。探矿权的价值取决于探矿权区内埋藏在地下的有经济价值的矿床。在没有开采之前,它的价值只反映在勘查数据上。矿产勘查是高风险、高回报的产业,为了追求高额利润,一些不法之徒走上了另一条高风险、高回报之路:对勘查数据造假,夸大或捏造出一个矿来。由于矿产勘查数据是隐蔽的,是非常专业的,职业道德沦丧、监控缺位可能给了这些不法之徒可乘之机。如果任由勘查造假肆意泛滥,勘查工作将是劣质企业驱逐优秀企业,对诚实的地勘企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最终会损害我国勘查业的公信力,损害勘查业的健康发展,进而损伤投资界对勘查的信心,影响勘查业及矿业的健康发展。
    地质勘探是良心工程
    大多数体制内的正规地质队都是质量过硬的,很多民营企业好不容易通过评审资质,也不会为了作假丢掉自己的资质。只有少数钻探工作者,才会毫无顾忌地进行钻探造假。
    地质工作是一项严谨的工作,必须将理论和实践高度契合,秉承踏踏实实、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并且需要依据科学的方法,循序渐进地开展勘探工作。如果仅仅为了眼前的利益进行造假,这就不仅仅是勘探技术的问题了,而是犯罪,将导致大量勘查资金的浪费,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在这方面,他们应该向老一辈地质工作者学习敬业精神。原地质矿产部部长朱训前不久到他曾经做过地质工作的德兴铜矿考察时,曾专门询问了该矿开发情况是否与地质报告相符,矿方的回答是完全相符,正是因为有了优质地质报告的指导,才使德兴铜矿成为亚洲第一铜矿。可见一份优质地质报告对后续矿产开发的作用是多么重要。而当今的技术装备条件与那个年代已不可同日而语,应该能够提供质量更优、可靠程度更高的勘探报告。
    刘益康认为,由于矿产勘查的探索性,对一块探矿权的找矿前景和价值可以有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评价和认识,但描述探矿权的数据资料必须是真实的、有代表性的。
    对此,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王家华表示,地质工作就是一个良心工程,从头到尾所有的环节都有可能造假,而且现在的造假手段花样繁多、防不胜防。虽然现在的规章制度都已经很健全了,但对造假者惩戒力度还不够大,造假成本太低,以致勘探造假屡禁不止。如果发现造假后,有关部门让造假者付出高额成本,后者才不敢再造假。国外的做法是第三方监督,而我国是地质队自己打钻,自己化验,自己出报告,全是自己进行。同是在一个地质队下的监控机制,与国外相比,有体制上的欠缺。国外的地质勘探有合作人,还有第三方监督,所有的钻孔都有第三方监督和独立勘查地质学家或注册地质师签字,所以就不太敢造假。即便如此,国外也有造假的情况。只是一旦发现,造假者将永远被清除出队伍,所付出的成本也非常高:第一要面临刑罚,第二要永远被清除出行业。相比,我国造假犯罪成本太低。
    勘探造假的本质是诚信的丧失。值得欣慰的是,业内一些矿业公司虽然深受其害,但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树立诚信的丰碑。一家新疆矿业公司在知道了虚假钻孔之后,没有“击鼓传花”,把虚假钻孔再转给下一家,而是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全部报废了造假者这几年来为其所打的60多个钻孔。虽然损失巨大,但该公司在业内也树起了诚信的口碑。
    统一协调严打勘探造假
    2014年4月,新疆一家矿业公司向国土资源部、新疆国土资源厅、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举报了山东省莒县籍、沂南籍民营钻探施工队弄虚作假的情况,新疆国土资源厅下发文件,要求喀什地区国土资源局、和田地区国土资源局对钻探造假事件进行现场调查,清退相关造假施工单位,进一步提高钻探施工准入门槛,对没有资质的施工单位严禁其进入该行业。
    现在,深受钻探造假之害的一些单位和个人开始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并采取了一些积极措施:对造假者所做的钻探工作全面复查,已经结束并结清了钱款的钻孔一旦发现是假的,一是立即向公安部门报案;二是向法院起诉;三是向主管部门举报造假者,而且是向双方所在的省市国土资源厅(局)和国土资源部同时举报;四是呼吁大家联合起来,一起清除这些害群之马。
    针对造假,新中国第一任矿管局局长郭振西认为,一是要制定更为严格的规章制度,加强法制建设;二是要加强教育,鼓励讲诚信,坚决反对弄虚作假。同时,打假也要狠打个别反面典型,通过严打行业造假“专业户”,起到震慑作用。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应该用良好的制度来规范地质工作。目前,矿业形势严峻,地质找矿突破进入攻坚破难阶段,我们更要严防地质勘探造假的发生。刘益康针对勘查造假提出了以下几条建议——
    第一,建立技术标准规范至上的法规。在Bre-X世纪黄金勘探骗案后,加拿大痛定思痛,安排加拿大证券管理委员会于2001年制定了NI43-101信息披露规范,规定了人员资质、权利义务、信息披露方式,并将这些上升到了法律高度。执行各类技术标准规范,必须在NI43-101下行事,违者违法。我国应效法,对勘查造假者建立起法律威慑。
    第二,建立独立勘查地质学家制度。独立勘查地质学家或称注册地质师是知识、经验、体能都合格的野外矿产勘查地质学家,是一种独立的执业资格。他们的职责之一就是确认勘查地质资料的真实性和代表性,并对其负终身法律责任。相比这种方式,专家集体评审制度责权利体系不清,已不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商业性矿产勘查的实际。
    第三,建立行业自律和黑名单制度,发挥行业协会自律作用。造假者进入黑名单后,不能再从事地质勘查业务。在过渡期,一旦发现造假行为立即吊销单位勘查资质,不能让造假者占便宜,必须使他们付出代价,才能遏制当前勘查造假的势头,摘掉定时炸弹的引信。
    良好的矿业市场秩序和公平的投资环境,是矿业开发的根本保证。为了保护广大矿山企业的合法权益,确保矿业勘查开发秩序,一些矿业公司负责人均表示,一是希望国土资源部从行业管理角度,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取缔和封杀造假的地质队伍。二是希望严格行业准入制度,对于存在造假行为的有资质钻探队伍吊销其钻探资质;对于不具备钻探资质的单位不准其从事钻探施工,并予以取缔;凡是由无资质单位施工的钻探工程,不得作为储量计算和报告评审的依据。三是希望在网络、报刊等媒体上通报弄虚作假的钻探施工单位,防止和杜绝这类钻探施工队伍再祸害他人,确保我国矿业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四是希望政府部门加大追讨造假勘探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五是希     望全国各矿业公司全面清查造假钻探队伍施工过的钻探工程,及时制止进一步的作假行为,清退造假钻探队伍,避免造成更大的损失。
    针对地质资料虚夸、勘查数据造假的问题,早在2010年10月28日,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简称北矿所)就建立了矿业权交易独立专家评价机制,特别向独立专家委员会委员颁发了聘书。这标志着全国首个矿业权交易独立专家评价体系已现雏形。
    北矿所率先建立的独立专家评价体系——北矿所独立专家委员会的成员来自地质勘查、工程地质、采选矿、水文地质、资源经济、矿业法律服务等多个领域。各位委员独立于交易双方,以客观、公正的中立身份严格审核矿业项目的各项指标,做出个人独立的评价和判断,对项目进行市场价值概略性评估,为矿业权项目交易各方提供技术和市场方面的参考性建议。这有助于保障矿业投资人的合法权益,进一步规范矿业权交易,并有利于建立公平、诚信的矿业权交易市场。
    目前,一些省的国土资源厅已经采取切实行动。新疆国土资源厅和新疆矿联正准备建立准入机制,进行资质备案,只有拿到资质备案的企业,才有权进行勘探,才能开展探矿工程。
    还有业内人士建议,彻底根除勘探造假现象需要协调国家各部门、各省市的力量,从法律保障、行业准入,各级质量关口等各个环节严防,并使其确实具有可操作性。只有各部门、各地区统一行动,才能构建强大的勘探安全网。这项工作需要政府部门协调、各省厅落实抓起来,开个联席会,讨论具体怎样分工、进入市场的储量怎样才能获得认可、参加储量计量是否能以走向市场来考量。此外,他们还需进行备案登记,而且不是只备个名字,还要缴纳质量保证金,相当于押金,当出现勘探造假问题时,不仅要撤销资质,还可直接用保证金进行赔付;然后再制定一些更细的措施,严格准入制度。
     另有一些业内人士建议,成立全国地质勘查工程质量监督机构,对地质勘查工程质量,尤其是钻探工程质量进行质量监督,对地质勘查质量问题进行仲裁,为司法解决地质勘查工程质量纠纷提供质量鉴定依据。
 
录入:admin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让钻探造假者无处藏身]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 我队志愿者参加学雷锋志愿服务一条街
  • 走访慰问送真情  殷殷关怀暖心田
  • 努力打造时代需要的地勘队伍
  • 我运动 我健康 我快乐 ——我队幼儿
  • 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潘保芝教授来我队
  • 龙岩检验检疫局与我队进行工作交流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介绍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帮助中心 机票预订 车票预订 在线日历 返回顶部